- N +

【连载】试错: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团队

人是最重要的


独立运营一个公司还是和管理一个项目不同的,我没有任何经验一头雾水。全是苏穆棠手把手教我的。


其实我当初答应分开的时候,也没想到这次分手,居然需要搞成这样,需要搞的这么深入。我刚开始一直以为,我们这次分拆只是场假离婚。就像所有的假离婚是为了经济利益欺骗政府那样,我们分出来只是为了忽悠VC投资。独立融资,只是为了融钱,因为两个公司轮流融资,ABCD四轮融资就可以变成八轮融资了。没想到假离婚一开始就往真了做,直接进入分财产的阶段了。


下次应该先弄清楚所有细节再答应的。太危险了,一旦答应分手,我就像在水坝上转了个小孔一样,后续各种事情汹涌澎湃而出,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苏穆棠尽自己所能,给了我最大的帮助。


那天晚上分手的股份确定后,第二天上班,苏穆棠激动地过来恭喜我并和我握手。然后就迫不及待的拉我出去聊天,教我怎么做公司了。


苏穆棠老师给我上课:“Do you understand开公司最重要的是什么吗?人,你must先把人搞定。”


我:“搞定什么人?”


苏穆棠:“员工啊,你should把人hire过来。”


我没有理解:“额,我们人不是还挺全的吗?我觉得这个规模还可以保持一段时间,就是客服人员有点不足。”


苏穆棠:“现在他们是轻鼎智能的人,你要用得着的,需要把他们拉出来。我给你一个list,你去把list上的人拉出来,然后让他们把劳动合同转过去。”


我:“大家还保持原样不行吗?反正根子上都是一个公司的。我们新建一个公司,我放进去。这样的话,你之前说的那两个问题,一个是不好对外Present,一个是需要有人All in就全都得以解决了!”


苏穆棠摇头:“那样不work,那成什么话?你必须把人弄顺了,不可能合同在轻鼎智能,做着达普数据的事情,那完全不work!!!不make sense!!!”


我有些懵逼,直到这时才意识到好像我想的简单了,这个分手是这么麻烦的事情?需要搞的这么彻底?妈的,我应该问清楚再做决定的。我心底略过一丝不安。


我:“那我先去拿钱试试吧,万一拿不到,岂不是这堆事情白做了?”


苏穆棠:“我一点都不worry你拿不到钱,我唯一worry的就是没有人愿意和你出来,这么长时间,你一个人都没有拉到公司过,我认为我们这次分拆最大的risk是你一个人都拉不出来。”


我:“我不至于混的这么惨吧。”


苏穆棠:“如果斯干泥拉,我不worry,一定会可以拉出一些来。但是你看看你,这么久,一直没有拉来什么人,你真不一定能把拉出什么来。”


我:“擦,不信,我就给你拉一下看看。”


苏穆棠安慰我:“让你先拉,也是为你考虑,你需要把一切先都做全了,再去找钱。你现在去找钱,人家问你,你公司几个人,你说就你一个。那没有VC会投的。VC投就投人,你一个人都没有,VC怎么会投你,你见每一个VC的机会只有一次,不要因为自己工作没有做到位而waste每一个opportunity。”


我说:“如果大家都拉过来了,到时候拉不到投资,怎么和大家交代?”


苏穆棠说:“这个你有什么好worry的,这些人也是我辛辛苦苦一个一个招来的,你这边不成了,我当然会把他们再要回来的。我们只要把新签的劳动合同撕掉,其实外面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我:“哦,所以主要是为了做给VC看。”


苏穆棠:“Of Course。”


名单


苏穆棠很快就给了我一份名单,说我可以拉名单上面的人,上面的都是正在工作在达普数据上的人。


我看了一下,基本上符合预期。除了两个人,第一个是脏脏已经不在上面了;第二个是周稳居然榜上有名。


当然我拉周稳失败了。我找周稳谈想拉他的时候,可以感觉到他只是礼貌的在听我讲,基本没啥积极地交流。最后礼貌的说回去想一下。然后第二天一早就礼貌地说不考虑了。原因是他的年纪也不小了,这次创业希望持续的时间长一点。我当时本来也没报太大希望,听了就听了,没往心里去。后来回想,周稳当时一副成熟稳重洞悉世事的样子仿佛已经看清了事态发展的趋势。


卉烟最开始在名单上面,后来苏穆棠又反悔了。


苏穆棠说:“卉烟不能给你了,如果卉烟让你拉走,我们这边就没有一个可以做market的人了。”


我:“你现在MO刚刚开始,连阿尔法版本的demo还没有办法跑,完全不需要做市场的人。你拉卉烟过去坐着,白发她工资,其实你挺亏的。”


苏穆棠皱眉想了想,说:“你去try一下吧,但是你不一定拉的过去。”


第一个


苏穆棠一天晚上10点多忽然打电话给我。


于是我第一个对卉烟下手了。


返回列表
上一篇:”工作人员介绍
下一篇:不仅产品种类多、口感好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